赫库兰尼姆“图书馆”之谜,古卷轴暗藏了什么信息?

2019-08-03 17:45:54 来源:威利斯人娱乐场官方网站 作者:

 先进的X光影像使科学家能解开赫库兰尼姆(Herculaneum)“图书馆”之谜,里面的许多古卷轴,在公元79年的维苏威火山(Mt. Vesuvius)爆发中保存下来。它们在赫库兰尼姆不幸城市中的庄园遗迹中出土。有好几年,没人能解读卷轴上的内容,因为在火山爆发期间,莎草纸被熏成焦黑易碎的块状物。

科学家使用的X光,能以虚拟的方式展开卷轴,这样就能破解希腊古文的资料了。金属印墨的发现,显示出古希腊罗马科技的精密程度。在发现这点之前,大家都认为金属印墨一直到公元420才被广泛使用。

 

科学家用欧洲同步辐射光源(ESRF)来检视这些古卷轴,其中一位参与者是Daniel Delattre博士,他是法国科学家研究中心(French National Centre for Scientific Research)研究历史文献机构的莎草纸学家。

评论这项发现时,Delattre博士说:“将近2千年来,我们以为我们知道所有事,或是几乎知道所有事,自以为了解写在莎草纸上的古代墨水成分。”Delattre和他的同事检验赫库兰尼姆莎草纸的两个碎片,使他们能断定墨水中含高浓度的铅。

 

这代表金属已被用来制造墨水了。Delattre补充说明:“这项极专业的研究,在欧洲同步辐射光源中执行,它让我们知道,我们得注意我们以前的观点,墨水中含有金属,尤其是铅的含量相当多。”

 

 

 

很多卷轴,有些完整无缺,有些受损,正如大家所知的,它们都是从赫库兰尼姆中,尤其是从莎草纸庄园中失而复得的物品。其中一个最有名的作者是菲劳德乌斯(Philodemus of Gadara),科学家已重获他的着作。生于西元前35年,菲劳德乌斯是伊比鸠鲁学派(Epicurean)的哲学家、诗人。

 

伊比鸠鲁学派的哲学遵循伊比鸠鲁(Epicurus,西元前341到270年)的学说,它主张人生的目的是享受快乐、无痛苦的生活。它鼓励大家让身边充斥着朋友,以自给自足的方式过活。菲劳德乌斯在雅典(Athens)学习,后来搬去罗马,最后到赫库兰尼姆。在火山爆发前,赫库兰尼姆是活跃的罗马城市。现在它的遗迹是热门的观光胜地。

 

 

 

赫库兰尼姆的莎草纸原本是在1752到1754年间,由一个工人发现的,他是波旁王朝的皇室成员雇用的工人。当时他们正在挖掘古庄园遗迹。卷轴的开挖工作延续至今。

 

卷轴的大部分内容是哲学文章、菲劳德乌斯写的大量文章。多年来,这些文献碳化,变成易碎的块状物,因为保存它们的房间缺乏氧气。它们倖存,是因为维苏威火山爆发时所产生的热气很强烈,但热气存留的时间很短。

 

不过它们碳化的事实也代表,它们被打开时会受到严重的损害。在碳化过程中,有些卷轴自行展开,专家因此能读取那些卷轴,但几十年来,其他卷轴的内容仍是谜。

 

直到去年,Delattre博士用3D相位对比断层扫描技术,才解开谜团。这让他们能透过强大的X光影像,以数位方式重建卷轴,这代表他们能解密某些文献。在那之后,科学家结合了几项X光技术,能分析赫库兰尼姆莎草纸的两个碎片中的墨水。里面的铅含量太高,以致于它们无法被水或铜制墨水瓶中的污染物影响。

 

 

 

相位对比断层扫描器的辐射线扫过不同物质,例如莎草纸和墨水,因此读到了一些细微的差异。目前为止,卷轴上的某些文字变得可判读了;一串文字显示出“PIPTOIE”。研究者认为它的意思可能是“将陷落”。

 

当然,某些文字比其他字清楚易懂。某些文字的形状易于跟其他字混淆。据说,它们本身的记号很明显。莎草纸纤维是垂直、水平线相交而成,这让圆体或斜体字的形状很明显。这些发现开启了一个可能性,那就是能在其他容易受损的卷轴上,使用这种技术。

 

这两个卷轴碎片被视为金属印墨最早的样本,不过在西元前第2世纪的某些情况中,金属印墨是用来写秘密讯息的。

 

此研究的主要作者Emmanuel Brun,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中写着:“在研究赫库兰尼姆的莎草纸之旅中,这项发现让科学家踏出崭新的一步。研究墨水的不同阶段,让我们能优化下一个实验,不必打开莎草纸就能读取隐藏的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