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姊妹情

2020-01-14 13:00:33 来源:威利斯人娱乐场官方网站 作者:

     一听到这个名字,我的下体不禁升起一股热意。

 
    许慧玲是我大一参加电脑择友时认识的笔友。本来对她并无好感。因为很少有女生字写得这么难看,又没有什么内涵的。但是因为她的热情使我无法拒绝,也就这么持续下来。
 
    在通信不久后,我们也如一般的笔友般见了面。也如一般笔友见面的结果—见面是幻灭的开始。不过我想幻灭的部份应该是她大于我。因为她对于我的外表不是很满意。
 
    的确,当时的我长得肥胖而穿着腊蹋,实在不符合她心目中斯文彬彬的大学生形象。
 
    而我对她的第一眼印象却是—这各女孩好土。
 
    结果第一次的约会果然在诸是不顺下泡汤。
 
 
    本来已绝望不想再交往下去。但是她似乎对我的学识十分感兴趣。于是在她的要求下,而且对我没什么损失下,我们继续交往下去。
 
    事情的变化发生在一年后的大二暑假。在无聊透顶的情况下,我竟然邀许慧玲出去。要不是实在没有认识别的女生,而且对性欲按耐不下,我才不会想到要邀她出去。
 
    虽然她的面孔长得很普通,不过身材好像还不错。于是我邀她去海边,并且竭力游说她穿短裤。这样我才有机会藉着载她,来与她有肌肤之亲。结果她答应了。
 
    不过当我在当天看到她穿着一袭粉红色的贴身短袖T恤及一条白色热裤时,我当场差点没立刻出来。
 
    他妈的,那丰美的双峰及修长白皙的美腿,我真想立刻就干她。
 
    那天我真不知道是如何渡过的,我只知道我整天都在努力使自己在骑车时保持清醒。而我的老二早不知在油箱上摩擦了几遍,裤裆一片湿粘。从那天起我就一直肖想能干她。
 
    不过她说她是思想传统的女孩,她要等婚后才肯跟男人上床。而且更另我难堪的是,她告诉我她爱的是别人。这表示我这辈子除非用强的,否则干她是没指望了。
 
    因此我们间淡了许久。直到我大学毕业上了研究所才有一点联络。
 
    我的思绪飘回现实许慧玲的声音继续由电话中传来。
 
    原来是她的妹妹要考高普考来找我问一些问题。
 
    她妹妹叫许慧华,是某国立护理学院的大学生。由许慧玲寄给我的照片中,她妹妹要比她还难看,真不愧是同一父母所生。不过身材似乎和她姊姊有拼,同样是令人立刻想上。而且听说她这各妹妹似乎交了一大堆男朋友,很骚。但是功课还是一把罩,和她姊姊那副蠢样完全不同。看来歹竹还是会出好笋的。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妹妹的声音,听起来不错。如果没有看过照片,一定会幻想成美女之类。在我一边搓着老二幻想着和她干炮的同时,我也以最理智最权威的态度回答了她的问题。
 
    本以为事情到此结束,但两周后的一天晚上我接到了一通奇怪的电话。
 
    “喂~~请问蔡彦博先生在吗?”是一个没印象的女人声音。
 
    我认识的女孩不多,大学学妹们通常不把我当作一回事,打电话来时总是直呼其名;而其他女孩是不会在这各应该是适合同情人谈天的时间打电话给我的。
 
    不过我彷佛对这各声音似曾相识。
 
    “我是,请问哪位?”“我是许慧玲的妹妹许慧华”原来是她有一些关于准备考试的问题想进一步向我请教。
 
    我约了她见面吃饭,她也同意了。毕竟一顿饭换来不必花大钱去补习班补习实在是很划算。
 
    见面当天我穿了全套西装开着车子带着鲜花去赴约,一如西方电影中的情节许慧华的确很骚,她穿着极短的牛仔短裤配合露肚的紧身粉红上衣再罩上白衬衫,并且让白衬衫在前胸打了一各结,很青春。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走近她的面前。
 
    我开玩笑的拿出写好的名牌举在胸前,上面写着“欢迎归国—蔡彦博”。
 
    她看了笑得阖不拢嘴。
 
    “你是要继续看我表演猴戏,还是要进去吃大餐?”我问。
 
    结果我们不但享用了一顿大餐,还谈的十分投机。饭后我送她回家。
 
    她在车上十分高兴一直在打探我的一切,到她家时她还说:“你和我姊姊形容的都不一样。”我笑了笑。
 
    在回程上我心想看来我的计划成功了,她妹妹对我已经有了好感。果不其然。在叁各月后我就和许慧华上床。
 
    叁个月后的星期六下午,我正在研究室和满桌的原文资料奋战时,电话铃声响起。
 
    “喂~ㄨ大ㄨ系办公室,哪位找?”我正疑惑有谁会在星期六下午打电话到系上,因为星期六下午是不上班的。要不是早上助教临走时要我帮忙留意一下有没有突发事件,我才懒得从研究室跑来接什么鬼电话呢!
 
    “请问蔡彦博先生在不在?”是一各熟悉的女性声音。
 
    我很惊讶她竟然会知道这时候我会在学校,还找到学校来。
 
    “我问过你妈妈,她告诉我你在学校研究室。哇!你好用功喔!”
 
    许慧华一见到我的面就这么说着。
 
    原来是她顺利考上高考要请我这各老师吃饭。
 
    我们到一家位于校内最富盛名的高级牛排店吃饭。
 
    在吃饭时我开玩笑地说:“才一顿饭就要打发我,你未免太小气了。”
 
    “哎呀!哪你要什么?唱歌、打保龄球还是看电影,由你来选。”她撒娇的说。
 
    我一时色由胆边生,“我要你。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反正大不了被甩一耳光从此不相往来罢了,我没什么好后悔的。
 
    结果没想到她答应了,她说从来没有遇到男生向我这么大胆干脆的,而她就喜欢我这种作风。
 
    吃完饭我们就到我的研究生宿舍。我们学校研究生宿舍是位在校内的最高点,视野极佳,可以看到台北市夜景宿舍是研究生两人一间,而且采学生自治原则,等于是没有门禁。和我同住的是一个硕叁的研究生,平常很少来住。而我自己也多半住在家里,只把宿舍当作读书累时休息的场所。
 
    我拿钥匙开了门,让许慧华进去,然后在门上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再将门锁上。
 
    这是我和室友间的默契,当我们带女友来过夜时,我们就把牌子挂上,另外的人就只好识趣的另找地方过夜。
 
    “哇!好美的景色喔!”她一进房门就立刻跑到窗户边欣赏台北的夕照。
 
    我拿出一张CD放入床头音响,JoanOsborne慵懒的歌声立刻流而出。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听到这种慵懒的爵士音乐,我就会很容易勃起。可能是血液都流向阴茎的关系吧!至于为什么爵士乐会使血液流向阴茎,这可能要问医生才知道了。
 
    我打开小冰箱拿了一罐冰啤酒给她,“抱歉,只剩下啤酒了!”
 
    说完我也打开一罐啤酒,坐在床上喝着。
 
    “你们宿舍可以有冰箱、啤酒这些东西吗?”她在我身边坐下。
 
    “规定是不准,但是反正舍监是学生来做,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在她轻靠着我啜饮啤酒时,我闻到她发际飘来淡淡的清香。
 
    她今天意外的穿着淡紫色的及膝洋装,很典雅。裙摆下露出一双白皙的美腿,特别是那小巧的脚踝最能勾引起我的性趣。
 
    “难道研究生都向你这样有气质吗?”
 
    我忍受着勃起的胀痛感,“我不懂什么气质。每个人有不同的喜好。能真正了解自己的喜好,并能对对之忠诚,这就是我的信念。”
 
    “哇!你好棒喔!说的话好有哲理。我一直喜欢有学问的人。”
 
    “为什么呢?”我好奇的问。
 
    “因为从来没遇到过啊!而且有学问的男人比较懂得如何爱护女人,不像一般男人只把女人当作欲的工具。”她把喝完的啤酒罐捏来捏去。

>>>>本文《姊妹情》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