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70岁慈禧健步如飞 30岁光绪却虚到做交通工具

2019-08-03 23:07:56 来源:威利斯人娱乐场官方网站 作者:

为何70岁慈禧健步如飞,30岁光绪却虚到做交通工具,今天小编为大家整理了相关内容,一起看看吧。

 20世纪80年初的一个夏天,中国考古工作者鉴于河北易县的光绪皇帝崇陵多年前已经被盗,决定对其进行清理和科学鉴定。

河北易县清西陵为雍正皇帝所创,与位于河北遵化的清东陵交相辉映,是清朝雍正帝、嘉庆帝、道光帝、光绪帝及其皇后、嫔妃的陵园。尽管清东陵的多座帝后陵寝已在战乱年代屡次被盗、被毁,但西陵的保存仍相对较好,除了光绪的陵寝被破坏之外,其余几位祖宗依旧安然长眠在地宫深处。

苦命的光绪帝——爱新觉罗·载湉,仅活了37岁,一辈子倒楣透顶,连身后也继续倒楣。

西元1938年,正值抗日战争时期,河北、北京一带相当混乱,陵园的看守早已形同虚设。强盗、土匪横行,有枪就是王。如同20年代军阀孙殿英盗掘慈禧的定东陵一样,此时一夥武装分子也把贪婪而邪恶的目光锁定在光绪崇陵之上。

这座陵园的修建时间据当时最近,施工人员和施工遗迹犹存,便成为盗墓者的直接线索。他们撬开了重重砖墙,顺利潜入地宫,用斧子凿开光绪皇帝、隆裕皇后的棺椁,把两具遗体无情地拖出,将二人身上的珍贵饰物以及随葬品几乎悉数掠走。

40多年后,当考古人员进入这座残损的地宫时,发现光绪皇帝遗体仅剩骨架,骨头连接尚好,乌黑的发辫昭示着主人的英年早逝,也许当年被盗时肉身并未完全朽烂。几层内衣、龙袍还穿在皇帝身上,只是天鹅绒皇冠和鞋子早已不见踪影。当时技术有限,人们简单测量了骨架的身高,并由具备鉴证医学知识的人士做出判断:骨骸表面没有明显伤痕,初步排除他人杀害之可能。

然而,仅凭藉一具完整的骨架就能排除他杀吗?最多说明盗墓者手下留情而已!长久以来,人们一直对光绪的死因心存疑问。他只比政敌慈禧太后早一天去世,世上哪有如此巧合之事?清朝官方摆出的病逝说法,难以让人信服。

中毒而死的流言,无论是坊间还是学术界均极有市场。的确,以光绪这样“囚徒天子”的处境,要弄死他,并不复杂,何须刀光剑影?一杯毒酒足矣。

近年来,考古工作者利用先进技术,透过对光绪帝遗骨和内衣上腹位置进行精密分析,得出光绪帝死于砒霜中毒的结论,即生前被灌入大量砒霜致死。滞留在胃、食道之内的残余砒霜透过腐烂的尸体,浸染到内衣的胸前之处,乃至附近骨骼。这个观点再一次把人们的视线拉到100多年前那个波谲云诡、神祕幽暗的禁宫之中。到底谁是凶手,历史学家众说纷纭。

不管是自然病逝还是政治谋杀,有一点不容置疑,就是光绪长年重病在身,肯定不能颐养天年,匆匆离世只是具体时间的问题而已,就算慈禧先逝,以光绪的健康状态,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但是他的生命提早终结,倒是严重影响了清末的政局。

为何70岁慈禧健步如飞,30岁光绪却虚到必须轿子代步?

连御医都束手无策

《光绪宣统两朝上谕档》记载了光绪三十四年10月21日发布的一道上谕,云:

“自去年入秋以来,朕躬不豫,当经谕令各将军督抚,保荐良医。旋据直隶、两江、湖广、江苏、浙江各督抚先后保送陈秉钧、曹元恒、吕用宾、周景涛、杜钟骏、施焕、张鹏年等,来京诊治。

惟所服方药,迄未见效。近复阴阳两亏,标本兼病,胸满胃逆,腰腿酸痛,饮食减少,转动则气雍咳喘,益以麻冷发热等症,夜不能寐,精神困惫,实难支持,朕心殊焦急。着各省将军、督抚,遴选精通医学之人,无论有无官职,迅速保送来京,听候传诊。如能奏效,当予以不次之赏。其原保之将军、督抚,并一体加恩,特此通谕知之。”

此时距离皇帝驾崩的时间不到一个月,他的病情已危在旦夕。

尽管光绪身边名医芸芸,可惜疗效甚微。清朝有这样的制度,御医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症,皇家便会向全国征召民间神医入大内诊治。光绪初年,慈禧也曾身染大病,御医诊治不佳,来自民间的布衣名医居然妙手回春,令慈禧大悦。

早在大半年前,光绪的身体就不行了。清末刘声木有一本《苌楚斋三笔》载“光绪三十四年二三月间,德宗景皇帝久病未愈,早入膏肓。有时肝气大发,愤无所泄,以手扭断某太监顶戴,以足跌翻电气灯。情势日亟,遂有令各省督抚保荐名医之上谕。”久病不愈的病患身心饱受摧残,情绪焦躁失控乃至心理变态恐怕在所难免。光绪孤家寡人,无处宣泄,只能虐待小太监和电气灯出气。

此书又载该年四月间,慈禧与光绪“初次同幸农事试验场??慈圣步履甚健,场中周围约十余里,尽皆步行。德宗则以两人小肩舆随后”。可见,正值壮年的光绪当时身体之差,远不及年逾七旬、健步如飞的老佛爷。

夏天,大臣许宝蘅在日记中写道:“七月二十日入直,十时半散。近日批折字迹甚为草率,颇有不耐之意。疑系圣躬不豫故也。”光绪皇帝原本颇有修养,字体俊秀,如今早已无心顾及体面,糟糕的健康状况让字迹潦草丑陋。

八月十三日大风。五时三刻入直,十一时散。袁监述两宫定于廿六日回城,昨日直督荐医屈永秋、关景贤进诊,闻初九日军机大臣召见时,两宫泣,诸臣亦泣,时事艰危,圣情忧虑也。”许宝蘅如此说。明眼人都看出来,皇帝快不行了。

入秋之后,光绪病情恶化加快,“步履甚艰,上下殿阶须人扶掖”,“万寿在即,不能行礼”,已经发展到行动障碍的地步,生命进入倒数计时。

病入膏肓的人必然是多病杂存于一身,已经不能用单一病症来解释所有症状,不过,原发病倒是可以推断的。

为何70岁慈禧健步如飞,30岁光绪却虚到必须轿子代步?

天子也有男人的难言之隐

相较于其他皇室成员,光绪帝的病历档案多而完整。他在位的34年间,据查病案有千余份。耐人寻味的是,在戊戌变法、被囚瀛台的前20年,档案并不算特别多,约70余次,而生命的最后10多年中,诊治记录竟累达到900多次,也就是说差不多无月不生病、不看病。

特别在光绪34年,统计发现,他这去世前的一年里面,仅从3月到七月间,医疗记录就达260余次,先后替他诊疗过的御医,有名有姓的,就有30多人。

综观光绪皇帝留下的病历档案可以发现,早期的症状中有一个很奇怪、很特殊的现象——遗精!

光绪帝的病史、病情记录在一本名为《病原》的档案上,由于平常体弱多病,对疾病的记载颇为重视,这本文献的内容有的是他本人口述,有的是他亲笔书写,可信度很高。去世前一年,他写道:“遗精之病将二十年,前数年每月必发十数次,近数年每月不过二、三次,且有无梦不举即自遗泄之时,冬天较甚。近数年遗泄较少者,并非渐愈,乃系肾经亏损太甚,无力发泄之故。”皇帝久病成医,自己也会使用“肾亏”的医学术语。

成年男性在没有自慰和性行为的前提下,每月出现1至5次遗精,属正常的“精满自溢”生理现象,一般没有什么不良影响,不能算病态。精液的主要成分是精囊腺、前列腺分泌的液体,精子只占0.1%,通俗地说,男人的精液中绝大多部分是水分,损失一些无关紧要。但是,像光绪这样每个月遗精10几次,就不正常了,现代医学认为男性每个月遗精6次以上,属于病理性遗精。

有好事者马上联想到“精尽人亡”这样庸俗、难堪的说法。据说,西汉一代昏君汉成帝刘骜,为人荒淫好色,整天沉湎于赵飞燕、赵合德姐妹的温柔乡中不能自拔,房事过密,最后不明不白地一命呜呼。汉成帝暴毙是事实,至于病因则有待探索;如此揶揄,实际上表达了市井阶层对这位渎职皇帝的严重不满。

不过,把这种说法移植到光绪帝身上是不客观,也不公正的。

清朝是中国最后的封建王朝,虽然把君主专制发展到了顶峰,但是,清朝统治者也颇好研究前车之鉴,对于中国两千多年帝制史了然于心,个中成败,洞若观火,尤其对明朝皇室的弊端形成,不敢有丝毫懈怠。应该说,清朝对皇家子女的教育是极其重视的,他们普遍受到严格的教育,虽然有的人对享乐较为痴迷,但相对前朝来说,昏君、暴君的比例还是相当少的。

造成遗精的原因很多,主要包括:长期沉湎于性刺激中,或频繁手淫,引起大脑对性的兴奋过强所致。

而光绪皇帝自幼就在严“母”慈禧的关照及状元帝师的悉心教导下,锤炼品行、积累文化。他志向远大,有匡扶大清的理想,也博览群书。成年后,身边只有一位隆裕皇后、两位妃子,较之前任,他的后妃人数最少,简直少得令人惊讶。

光绪帝的兴致多不在男女之事,他小时候喜欢拆玩钟表,对机械原理很感兴趣。史书记载,一次,他捡到一个已经坏了的八音盒,就打开来细心琢磨研究,终于发现了故障所在,定下修理方案,让工匠拆去旧钉,按新画的钉眼打眼上钉。工匠修好之后一试,八音盒居然演奏出中国的乐曲,众人为之赞叹不已。

名医周景涛曾进宫为晚年的光绪帝诊治,后来回忆:他看到光绪的卧室内放了一些书,有《四库全书提要》、《贞观政要》、《太平御览》、《大学衍义》、《理财学》等。此外,光绪帝每天坚持看书、写字、记日记,还学起了英语。

这样品学兼优的天子,过度遗精应该别有原因。

为何70岁慈禧健步如飞,30岁光绪却虚到必须轿子代步?

中外名医各显神通

尽管国家档案馆保存了许多光绪帝的脉案、药方,但在研究这些纪录之前,也需要瞭解它们是在什么条件下形成的。

江苏名医陈莲舫被征召入京为光绪治病,当时的情景如下:

“叩头毕,跪于下,太后与皇帝对座,中置一矮几,皇帝面苍白不华,有倦容,头似发热,喉间有疮,形容瘦弱??医官不得问病,太后乃代述病状,皇帝时时颔首,或说一二字以证实之。殿廷之上,惟闻太后语音,陈则以目视地,不敢仰首。闻太后命诊脉,陈则举手切帝脉,身仍跪地上,据言实茫然未知脉象,虚以手按之而已。诊毕,太后又缕述病情,言帝舌苔若何,口中喉中生疮如何,但既不能亲视,则亦姑妄听之而已。”

这样荒唐的诊病过程,得出的所谓“脉案”,自然是依照慈禧心意所撰,怎能如实反映光绪的真实病况?医师凡做不久的,多半是违背了慈禧心意,做得久的则是切合了慈禧的旨意。这种脉案价值如何,不待言说。

有价值的线索是后人仔细检视中发现的。

据记载,光绪二十四年九月初四,法国驻京使署医官多德福奉诏赴瀛台,给戊戌变后被囚的光绪帝进行诊治。多德福详细看了光绪交给他的〈病原说略〉。这篇材料原是提供御医拟方时参考所用,其中写道:

“予病初起,不过头晕,服药无效。既而胸满矣,继而腹胀矣。无何,又见便溏遗精,腰酸脚弱。其间所服之药,以大黄为最,不对症。力钧请吃葡萄酒、牛肉汁、鸡汁,尤为不对。尔等细细考究考究,为何药所误?”多德福阅后,又询问了光绪近来病势情况,光绪自述其“身体虚弱,颇瘦劳累,头面淡白,饮食尚健,消化滞缓,大便微泄色白,内有未能全化之物,呕吐无常,气喘不调,胸间堵闷,气怯时止时作。”

多德福得出的印象是:

“(皇帝)腿亦酸痛,体有作痒处,耳亦微聋,目视之力较减。腰疼。至于生行小水(排尿)之功,其乱独重。一看小水(尿液),其色淡白而少,迨用化学将小水分化,内中尚无蛋清一质,而分量减轻,时常小便,频数而少,一日之内于小便相宜,似乎不足。”

他认为光绪病根在于“腰败所致”,还分析道:

“腰之功用,则平人饮食之物,入内致化,其有毒之质,作为渣滓,由血运送至腰,留合小水而出,以免精神受毒。设若腰败,则渣滓不能合小水而出,血复运渣滓散达四肢百体,日渐增积。”

西洋医师最终给出了治疗方案,可惜后来的执行不了了之。

光绪二十五年正月初八日的医案也有参考价值:

“(皇帝)头痛恶寒,身肢酸痛。面色青黄而滞??头觉眩晕,坐久则痛??舌苔中灰边黄。左牙疼痛较甚,唇焦起皮,口渴思饮,喉痒呛刻,气不舒畅,心烦而悸,不耐事扰,时作太息??呼吸言语丹田气觉不足,胸中窄狭,小腹时见气厥,下部觉空,推揉按摩稍觉舒畅,气短懒言。两肩坠痛。夜寐少眠,醒后筋脉觉僵,难以转侧。梦闻金声偶或滑精??进膳不香,消化不快??下部潮湿寒凉。大便燥结。小水(排尿)频数,时或艰涩不利等症。”

以上是光绪30岁之前的病情线索,9年后,他的病状丝毫没有好转。

屈桂庭是北洋医院出身,钻研西医,曾任医官院长兼医院总办,为袁世凯、李鸿章以及庆亲王奕匡诊治有功,深得他们信赖,被举荐前来治疗形容枯槁的光绪帝。

他让光绪解衣体检,还征得皇帝、太后同意,化验了光绪的小便。其时,西方开明之法已经东渐,中国的开化程度是前代所不能想像的了。皇帝虽贵为龙体,但性命攸关,裸身让子民诊治,也终究得以进行。

屈医师记载:“(光绪)常患遗泄、头痛、发热、脊骨痛、无胃口,腰部显是有病;此外肺部不佳,似有痨症,但未及细验,不能断定;面色苍白无血色,脉甚弱,心房亦弱。”认为“腰病之生,由来已久”,又补充道:“余诊视一月有余,药力有效,见其腰痛减少,遗泄亦减少,惟验其尿水则有蛋白质少许,足为腰病之证。”这趟似乎能见一丝曙光的诊疗举措,日后在慈禧的干涉下竟然无疾而终,光绪帝则只能每况愈下了。

结合西医和中医的描述,笔者把光绪的症状仔细归纳总结,发现有如下要点:遗精过度、腰痛、全身酸痛、小便不适或者次数频繁而量不多,间有发热,肾脏有病可能性大败所致”、“腰病之生,由来已久”、“惟验其尿水则有蛋白质少许,足为腰病之证”),肺部也可能有状况。同时,光绪长期“面苍白不华,有倦容”、“形容瘦弱”。

真相似乎正逐渐水落石出。

为何70岁慈禧健步如飞,30岁光绪却虚到必须轿子代步?

罪魁祸首—细菌?

这里的突破点在于遗精过度和肾病。很显然,光绪的病理性遗精不能用心理、行为不健康或单纯的心境情绪障碍来解释。泌尿生殖系统的长期炎症反应,同样可以引起病理性遗精。

综合分析,笔者认为光绪帝患有肾结核的可能性很大!

那时,中国人对各种传染病的机制几乎一无所知,世界上也还没有发明出有效的抗菌素、抗病毒剂。光绪的祖先康熙帝侥幸从天花的魔掌里逃脱,却留下满脸麻子;顺治皇帝、堂兄同治帝皆死于天花传染;伯父咸丰帝据说患有“喀血”,很有可能是肺结核引起。

在光绪的年代,肺结核是全球闻之色变的不治之症,但结核疫苗尚未问世。发病率之高,足以让今人瞠目结舌;死于肺结核的中外名人,如作家卡夫卡、席勒、音乐家萧邦等,简直不胜枚举。当这些疾病无法根治并逐步蔓延全身时,症状会愈来愈多,以至于原本的核心病症被人忽略。

肾结核与肺结核一样,病原菌为结核分枝杆菌。人体感染足够致病的杆菌后,杆菌由原发病灶如肺、骨、关节、淋巴结等处,经血行或淋巴途径进入肾脏,并可蔓延至输尿管、膀胱、前列腺、附睾等处。肾结核男性患者中约50-70%合并生殖系结核病,这些反覆的炎症刺激会导致病理性遗精。

结核性脓肾形成后,病患会出现腰痛,如合并肾积水,则腰痛更剧。有的病患可因血块或脓块堵塞输尿管而引起肾绞痛。

尿频、尿急、尿痛,即“膀胱刺激征”,是肾结核的典型症状,这是由于含有结核分枝杆菌的脓尿刺激膀胱黏膜或黏膜溃疡所致,晚期膀胱挛缩,容量减少,遂经常产生尿意,每天排尿次数达数十次,甚至呈尿失禁现象。

结核杆菌对人体具有毒性作用,且大量消耗病患的营养、能量,长期病患常出现贫血、低热、盗汗、食欲减退、消瘦无力等。

到了晚期,病患不可避免出现了肾脏功能的损害,自此,身体排毒能力下降,造血能力下降,贫血加重,尿液也会变得稀透,严重者将出现尿毒症。

以上各点均符合光绪帝的主要症状,而他是否同时患有肺结核,恐怕也不能排除。

如此看来,结核杆菌似乎就是光绪患病的罪魁祸首了。晚年的光绪帝早已被病魔折磨得心力交瘁。时人记载,“帝沉疴已久,易生暴怒。医人请脉,不以详告,令自揣测。古法望闻问切四者,缺问一门,无论何人,均为束手。及书脉案,稍不对症,即弗肯服。有时摘其未符病情之处,御笔批出,百端诘责。批陈莲舫方云:‘名医伎俩,不过如此,可恨可恨。’”

光绪还自述《病原》云:“所用诸药非但无效,而且转增诸恙,似乎药与病总不相符。每次看脉,忽忽顷刻之间,岂能将病情详细推敲,不过敷衍了事而已。素号名医,何得如此草率!”

医治罔效,光绪的依从性愈来愈差,对医师也愈加刁难。而医师们自知回天乏术,只能应酬般下药,象征性完成任务而已,这种恶性循环必然把皇帝一步步推向死亡。

然而,光绪的姨妈兼伯母、帝国的掌舵人慈禧染病,且迅速恶化,命不久矣。她的离世对大清政局造成震荡,亦成为事件的催化剂——如果光绪重新掌权,事态会如何发展?这里牵涉太多既得利益集团的首脑们,于是,一双死亡黑手便捧着砒霜,伸向了无助的、奄奄一息的光绪帝。

事实证明,慈禧在自知即将死去的时候,已经充分安排了后事1让3岁的溥仪继位,让溥仪的生父醇亲王载沣摄政,这盘棋局里面,根本没有光绪帝的位置!她一死,随后的设定程序便顺理成章地启动。

此处的关键一环,便是光绪必须比慈禧自己早死。

光绪的主要疾病虽为肾结核,但直接死因却是人为——这双黑手是谁的?读者自明。